电改|重庆、三峡、国家电网 以退为进 步步为营

在中央电改与混改部署下,三峡集团、重庆市政府正在下一盘大棋,行至中局,棋风变化。所幸的是,理想与现实之间的鸿沟正在缩小,重庆本地改革向前迈进一小步,改革参与各方(三峡、国网、重庆、地方电网)攻守之间,以退为进,步步为营。

 

1月17日,国网重庆市电力公司与重庆两江长兴电力签署合作协议,在重庆两江新区共同组建新型配售电企业,双方各占50%股权。这意味着三峡集团、国家电网之间的“冷战”告一段落,双方从对峙到合作,握手言和,寻求最大公约数。

 

重庆是全国配售电改革的标杆,2016年底获批成为全国首批售电改革试点;两江新区是重庆增量配网的示范区,三峡集团自2016年底开始深度参与重庆电改,以长兴电力(由三峡集团所属三峡电能控股36%,两江新区、聚龙电力、中涪南热电厂共同发起)作为平台,开拓两江新区增量配网市场,同时参股重庆地方电网聚龙电力、乌江电力;并通过资本市场举牌上市公司三峡水利。

 

重庆是国家电网公司区域内供电市场,增量配网改革虽未触及存量市场利益,但政策本意是通过增量电网倒逼电网改革。重庆市力推“四网融合”,其改革重心在增量配网建设,目的是打破电网配售电垄断,探索配售电新商业模式、提升配售电领域服务水平,降低重庆本地用能成本。从另一个维度讲,增量配网改革成果是重庆市政府为中央政府提交的一份政绩清单。

 

改革是一场利益博弈,进退攻守之间,是一场考验心智的攻坚战。

 

本次长兴电力与国家电网公司共同组建配售电公司是各方利益平衡的结果。自2017年以来,三峡集团通过资本融合、两江新区增量配网、参与重庆售电市场等方式,为全国电改竖起标杆。三峡集团凭借其资金、人才、技术、政治等资源,目的是借助电改、国企混改的契机布局“发配售一体”的产业链,重庆是三峡战略布局的起点,也是最先突破的区域,“打造不一样的配售电”的理念也在山城重庆竖起一面旗帜。

 

事非经过不知难,只当在变电站动工、输电线路架设、用户资源开拓过程中,才知道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

 

相对于其他区域,重庆市本地改革实际具备较好的基础条件,2016年8月,国家电网董事长舒印彪赴重庆拜访时任主政官员,这是重庆市电力市场改革启动的标志性事件;2016年12月重庆获批首批售电改革试点;2017年4月发改委批复《重庆长电联合能源有限责任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方案》,三峡集团主导长电联合混改试点,目前已经完成重庆聚龙、乌江电力资产评估和整合。2017年7月,重庆电力公司董事长换帅,重庆当局、三峡集团、国家电网启动新一轮谈判。

 

三峡与重庆电力公司足见混合所有制公司的动议就是从此时开始。

 

2017年下半年,受到重庆本地主政官员调整影响,重庆本地改革进程放缓。同时十九大期间保安全为主,重庆及三峡本地改革步子放缓。本次三峡与长兴电力组建配售电公司,是改革加速的重要标志,各方均有攻守,但推进增量配网改革、加快电力市场化、降低用能成本等改革目标没有发生变化。

 

于三峡集团而言,避免与国家电网发生正面冲突,携手共进不仅是进军重庆配售电市场的需要,也是维护三峡集团近3000亿度电力市场利益的必然选择。两者作为利益共同体,一来三峡水电增送重庆成为可能,电网通道的瓶颈会有更多的解决方案,二来两江新区供区划分、新增变电站并网不是问题,三来重庆地方电网通过国家电网输配线路实现“四网融合”成为可能。当然,三峡集团不会止步重庆,重庆模式为异地扩张提供基础。

 

于重庆市政府而言,协调两家中央企业、地方电网的利益,用最经济高效的手段撬动地方电力体制改革,实现降低本地企业用能成本,提升重庆在中国经济版图中竞争力,同时对中央改革精神一以贯之,树立重庆改革发展新形象。

 

于国家电网公司而言,双方合作一来是支持国家增量配网改革和电力市场化改革,践行中央改革精神的表现,没有人愿意被戴上阻碍改革的帽子,这不仅是商业行为;二来国家电网参与两江新区增量配网改革,没有丢增量市场,重庆电力公司守土有责,可以与三峡分享市场;三来为全国范围内增量配网改革提供模板。

 

另一个重要的利益主体则是重庆本地地方电网,与三峡集团深度绑定,一是解决赖以生存的电源问题,二是实现供区范围异地扩张,三是借机实现资产证券化。

 

行百里者半九十,改革不是一蹴而就的急行军,进退攻守之间,步步为营。多年后,回首往昔,发现每一件小事实际上在影响社会秩序、市场秩序进化进程。重庆改革在路上,三峡突围值得期待。

 

Copyright 2015-2016 杭州广控聚贤控股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浙公网安备 33011802000396号